投稿须知
    1、来稿要求论点明确、数据可靠、逻辑严密、文字精炼,每篇论文必须包括题目、作者姓名、作者单位、单位所在地及邮政编码、摘要和关键词、正文、参考文献和第一作者及通讯作者简介(包括姓名、性别、职称、出生年月、所获学位、目前主要从事的工作和研究方向) ,在文稿的首 ...
前沿报告 主页 > 前沿报告 >

杨洪涛:点赞与吐槽——“春晚”文化的透视

发布时间:2016-11-27 12:39
    摘要:经过30余年的华丽蜕变,春晚已从创作之初单纯的群众性大型联欢活动,演变成被赋予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多重内涵的媒介仪式。 \   1983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诞生之初,估计谁也没料到,春晚会成为中华传统节庆文化中的新民俗。经过30余年的华丽蜕变,春晚已从创作之初单纯的群众性大型联欢活动,演变成被赋予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多重内涵的媒介仪式。主流意识形态的宏大叙事,精英阶层的艺术表达以及流行文化的集中巡演,让一年一度的演出成为各种艺术形式和审美趣味博弈的舞台,成为国家意志与民间话语交相辉映的语意场。每年春晚播出前后,从导演人选到演员阵容再到节目安排,各种讨论此起彼伏,点赞与吐槽成为春晚文化的新常态。
  遥想八十年代,中国人的文化生活和娱乐方式较为匮乏,影视审美阅历更是欠缺。国门初启,我们对港台地区及欧美明星的表演充满了好奇,所以他们的出现,总能成为是年春晚的噱头。而今日之荧屏,每天都有海量文艺节目,观众对国际大牌明星和一流艺术表演早已司空见惯,这提升了观众的审美水平,也消解了观众对于各种表演形式的兴趣。人们不再对春晚那么翘首以盼,而春晚从国人除夕之夜的必修课,变成了承担伴随功能和增加节庆氛围的辅修课。从前对精彩节目的津津乐道和明星大腕的热力追捧,演变成如今褒贬不一的评论和茶余饭后的谈资。春晚面临着自说自话、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平心而论,春晚的式微,不能单纯归咎于节目质量的徘徊不前,而是其创新升级的速度跟不上观众的审美品位的提高所致。既然被吐槽在所难免,创作者不必焦虑,也无须懊恼,坦然面对,或许能更为从容客观地认识节目、认识受众需要。2014年马年春晚开场短片中有语道“看春晚最大的乐趣是吐槽”,说明创作者开始正视现实,以自我调侃的方式,放低身段、面对观众。褪去了高高在上的神圣感,“示弱”于观众,这种创作态度反而能使春晚抛却过多牵绊,卸下舞台之外的种种顾虑,观众或许也会多一分理解和体谅。
  2014年,央视春晚被提升为国家项目,这是政府层面扶持春晚,创新春晚制播内容,赢回观众的积极举措。冠以国家项目之后,如何寻求受众审美的最大公约数,仍是春晚的最大课题。央视春晚凝聚着国家意志,它要吹响整个中华民族的集结号,把大众召唤至民族精神家园之中,以集体欢庆的方式,强化民族自豪感,凝聚社会力量,弘扬时代精神。负载着如此厚重的寓意和期望,也令央视春晚的创新脚步滞重迟缓,无形中给步履相对轻盈的省级卫视和网络媒体乃至草根阶层提供了分一杯羹的机会。不像央视春晚,这些演出没有固有模式的束缚,可以在导向正确的前提下,任意挥洒艺术想象,灵活安排表演形式,轻松组织节目串联。近几年,各大强势媒体走分众化传播的道路,以其鲜明的创作特点、精准的受众定位、抢眼的话题制造,制作了颇具辨识度和吸引力的节目。像北京卫视推出的环球春晚、动画春晚,湖南卫视推出的以当红节目《爸爸去哪儿》为主题的春晚,深圳卫视推出的以品牌节目《年代秀》为主题的春晚等,都走差异化的竞争路线,持续锁定目标受众。与此同时,网络春晚也全面出击。互联网时代的受众,越来越多地选择用网络媒介来娱乐身心,欢度春节。于是,互联网借助其传播优势,电视台借助其内容资源,联合开启了网络春晚的协同作战模式。像央视、北京卫视,分别与搜狐、新浪、网易等网站联合,采取台网互动的方式进行网络春晚的同步播出。此外,百姓网络春晚、社区网络春晚、青少年网络春晚等来自民间的各式晚会,连同网民自导自演的各种山寨版春晚,让群众性节庆文化充分活跃在新春的舞台。琳琅满目的演出,让节庆联欢回归到大众的朴素情感之中,以茶座式的联欢氛围、居家式的节目安排、亲切感性的话语方式,赢得广大观众的点赞。
  春晚在中国电视文艺中是具有标杆意义的符号,也是重要的文艺立场。其所呈现的价值取向和创作倾向,成为一定时期电视文艺创作的参照系和风向标。而关于它的话语交锋,却时常脱离节目本身,向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延伸开去。春晚像一个巨大的隐喻,它昭示着社会潮流和民众期许,我们不必苛求它能满足所有人的口味。况且,叫好的人未必能够完全吃透创作者的语义,批评者也未必都是不厚道或者太挑剔。置身全媒体时代,大众对某种事物发表自己的看法已经成为一种时尚。对于春晚来说,点赞者可能视之为礼花炮,吐槽者视之为出气筒,无论是其中哪种情况,都让大众获得了心理快慰,使春晚在某种意义上扮演了心理纾导、宣泄情绪、总结过往、展望来年的作用。如果观众能够通过对春晚的关注疏解一年的劳累辛苦,乐乐呵呵地过年,这何尝不是春晚的一大贡献?





上一篇:刘俊、胡智锋:媒介融合时代的电视活力何在?
下一篇:胡智锋:电视问政要有种、有用、有料

版权所有 © 现代传播